这小姐马上用免提接起了电话和我们之前想的一

分享到:
 这小姐马上抬头看着我,一脸的惊慌,结结巴巴的说:
 
    “什么混混?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啊?”
 
    她话一出口,我和阿汤便对视了一眼。还没等我说哪个混混,她就这么惊慌失措。从现在的情况看,她和那几个混混,应该是早就认识的。
 
    其实之前,我就和柳晓晓说过,我觉得这事儿有蹊跷。但柳晓晓一心只想重新开业的事儿,她的心思根本没在这方面。
 
    这小姐虽然惊慌,但她却依然死撑着。就是不承认和那几个混混认识。见她这样,阿汤冲我微微点了下头。在进病房之前,我俩就已经想到,这小姐肯定不会轻易就范。我看着小姐,冷冷的说道:
 
    “既然你不肯承认,那就和我们回局里说吧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我上前一步,等着她坐起来。她明显很紧张,一边朝后躲着,一边急声说道:
 
    “我现在身体不行,我不能出院……”
 
    阿汤在身后冷笑说:
 
    “你就别装了,刚刚你不是说你身体已经好差不多了吗?怎么,还非得拷着你回去?”
 
    说着,阿汤把手伸到后腰处,假装要掏手铐。我们两个哪来的手铐,不过是想吓吓这小姐而已。我回头看了阿汤一样,装腔作势的说:
 
    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不至于铐她,就这么走吧……”
 
    我俩一个装红脸,一个黑脸,彼此配合着。
 
    阿汤这才把手拿回来,但他依旧装模作样的说:
 
    “我告诉你,你乖乖的跟我们回局里。别让我们动手啊……”
 
    如果遇到个老油条,或许我和阿汤也就穿帮了。但这小姐这几天,和警察已经打了几次交道。外加她有些心虚,也就没怀疑我俩的身份。见阿汤这么强硬,她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起床穿衣,跟着我俩下了楼。
 
    阿汤开车,我和这小姐坐在后座。这小姐的神情有些慌张,她时不时的低着头,看几眼手机。她越这样,我越能感觉到她的心虚。
 
    车子开了好一会儿,这小姐看着窗外,她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恐,转头问我们俩说:
 
    “你们不是警察,你们到底是谁?要带我去哪儿?”
 
    她的声音有些尖,忽然这一喊,还吓了我一跳。我冷笑了下,她还不傻,看出我们现在是朝郊外的方向开着。
 
    我看了她一眼,冷冷的说道:
 
    “我们当然不是警察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你们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我盯着她,一字一顿的说:
 
    “要你命的人!”
 
    话音一落,她先是一愣,接着“啊”的一声大喊。回头就要打开车门。我一动不动的看着她,因为车门早已经自动锁上了。她根本就打不开。
 
    见车门无法打开,她便开始用手拍打着窗户,朝着外面大声喊着:
 
    “救命,救命啊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她大声疾呼的样子,我和阿汤都得意的笑了。而阿汤更是把音乐放到了最大声,这小姐的尖叫声,也被音乐的声音掩盖了。
 
    喊了一会儿,她也意识到,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没用了。她便蜷缩在座位上,开始惊恐的哭着。到了郊区,阿汤把车停在了一片树林旁。车一停,这小姐更加害怕了。她一边哭,一边冲我求饶说:
 
    “求你们了,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。你们放了我吧,好吗?”
 
    “不想死?”
 
    我话一出口,小姐立刻用力的点着头。
 
    “那好,那我给你一条活路。只要你把那天晚上盛世年华发生的事情说清楚,我就放了你。怎么样?”
 
    我刚说完,阿汤立刻补充了一句:
 
    “记得,我们可是要听真话哦……”
 
    小姐的情绪平稳了不少。她看着我俩,嘴唇哆嗦着,小声问说:
 
    “你们,是,是盛世年华的人?”
 
    阿汤冷笑下:
 
    “确切的说,是盛世年华出钱,要买你的命!”
 
    阿汤继续吓唬她。
 
   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,已经让这小姐不得不相信了。她看着我俩,把事情的真相讲了出来。
 
    原来这个小姐,是在另外一个区的夜总会里坐台的。有一天她很早之前认识的两个混混,忽然来找她。给了她一万块钱,让她到盛世年华,红姐这里应聘。这两人告诉她,红姐最近手下人手比较紧张,只要她说的真诚点儿,红姐肯定要她。
 
    这个小姐觉得,在哪儿做都是做。更何况还没等做,对方就先给了一万块钱。结果刚来不几天,这两个混混忽然来了。到包房就告诉她,今天要在这里玩点儿药。这小姐以前也玩这些东西,她虽然知道盛世年华不允许,但没禁得住两人的软磨硬泡,也就同意了。可她也没想到,她这次玩的量,还没有平时的大,但却出现了过量的反应。其实很明显,她就是被人又下了药。只是她自己还没察觉而已。
 
    她说到这里,阿汤便打断她的话,直接问她说:
 
    “那药明明是那两个混混带进去的,你为什么和警察说,是你自己带的?”
 
    一提这个,小姐显得有些害怕。她支支吾吾的解释着:
 
    “因为玩之前,他们两个就说了。万一出事儿,就说是我自己带的药。如果敢说和他俩有关,他们就对我不客气。你们不知道,他们这帮人都黑着呢。我要是得罪了他们,以后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……”
 
    小姐一说完,我和阿汤对视了一眼,事情和我们之前猜测的一样。看来这两个混混是故意来搞事儿的,而这个小姐,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 
    阿汤看着她,又问了一句:
 
    “你能联系上这两个人吧?”
 
    小姐马上点头。
 
    小姐的回答,阿汤挺满意。他又回头看着我,笑呵呵的说:
 
    “白风,我发现这事儿挺有意思啊。怎么样,咱们继续玩下去?”
 
    我明白阿汤的意思。他是想利用这小姐,把那两个混混钓出来,再把事情的真相彻底搞个水落石出。其实我也想,但我现在最想做的,是把这小姐送到分局,让她马上改了口供。只有这样,盛世年华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重新开业。
 
 第二十三章 赌约
 
    不过我了解阿汤,这家伙做事情向来都是这样,什么事情他都要刨根问底,找到答案。既然他说要把那两个混子钓出来,他就一定会去做的。
 
    我刚要和阿汤商量下,怎么钓那两个混子。这小姐的手机忽然响了,她一看来电,立刻变得有些惊慌。我马上问她:
 
    “是那两个小混混?”
 
    这种情况下,小姐肯定是不敢再撒谎。她立刻点头说:
 
    “是刀疤哥……”
 
    这小姐一说,我想起来了。那天在包房,一个小混混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。看来那人,就是小姐说的刀疤哥。
 
    阿汤马上说道:
 
    “用免提接,就说你嫌病房太闷,出来逛逛。一会儿就回去……”
 
    这小姐马上用免提接起了电话。和我们之前想的一样,小混混果然问她在哪儿。小姐虽然有些惊慌,但还是按照我们说的,回答了小混混。小混混让她别到处乱跑,抓紧回医院。
 
    放下电话,我们便驱车回了市里。按照之前的想法,我俩准备先把小姐送到阿汤表哥,张泽林那里。之后再用小姐的电话,把两个混混钓出来。
 
    刚到市里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,是柳晓晓打来的。一接起来,柳晓晓就告诉我,让我去星月广场东门找她,她在那里等我。
 
    星月广场是江春市比较大型的综合广场。等我到时,就见柳晓晓正站在车旁,低头摆弄着手机。虽然只有两天没见,但柳晓晓似乎更加憔悴了。一见我时,她挤出一丝微笑,看着我问:
 
    “白风,这两天受累了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她便朝阿汤的车里看了一眼,阿汤和小姐都没下车。柳晓晓又问说:
 
    “你朋友?”
 
    我点头。
 
    “嗯,这两天他一直帮我处理咱们夜总会的事儿……”
 

欢迎转载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 » 这小姐马上用免提接起了电话和我们之前想的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