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人见到自己都不会怎么重视就说自己曾经在

分享到:
 地收集情报了。但是鲜卑地盘也不小,而自己派的人确实不可能完全了解,所以还是问问像公孙瓒这样儿常年和异族作战的人,他们应该会掌握着第一手的信息。
 
    公孙瓒听后,他也不知道马超为什么要了解这些,但却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和马超说了陌相忘。
 
    马超听着,是不住地点头,看来问公孙瓒就算问对人了,他对鲜卑确实还是了解的,让自己知道了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东西。
 
    而当初檀石槐死后,鲜卑就分裂了。毕竟他作为鲜卑的大人,他在的时候,哪怕身体不太好,但是依旧能威慑住所有的人,但是人一死,鲜卑中有野心的人没有了压制,结果可想而知。
 
    鲜卑分裂,西部鲜卑叛离。而剩下的鲜卑则最后分成了几大部分,这第一就是以步度根为首的鲜卑,他们据有云中、雁门一带。第二则是以轲比能为首的鲜卑,他们的势力则是在代郡、上谷等地。而最后的那就是原来联盟“东部大人”所领属的若干小股势力了,他们则散布于辽西、右北平和渔阳塞外。当然这三股势力中还是轲比能的势力最强,影响最大。
 
    而且轲比能这人的野心也不小,属于马超重点盯防的人物,当然对于步度根还有那些小股势力,马超也自然不会就掉以轻心,古人云: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虽然马超能容纳整个华夏民族,毕竟都是一家人。但是前提是那些异族都能老实的情况下,要不谁要是不老实,马超绝对是不会放过的。而就因为这时候留下的那么多隐患,所以慢慢到了最后才有了让华夏民族伤痛的“五胡之乱”。
 
    马超对公孙瓒说道:“多谢伯?兄解惑,小弟真是感激不尽!”
 
    “孟起客气了,客气了!有帮助就好,本以为对你还没什么帮助呢?”
 
    “伯?兄所言,对小弟确实是有所益助啊,怎么能说没有帮助?”
 
    “如此便好,也不枉你来为兄这一趟!”
 
    马超觉得公孙瓒其人为人性情豪爽,应该是个值得结交的人。
 
    “早就知道孟起在西羌屠戮了烧当羌,今日得见,没想到孟起原来对鲜卑也有兴趣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自己确实有兴趣,但是这个却也不好说真话,总不能说自己预料到以后必有祸患吧,所以他只能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:“伯?兄身在北平,常年对抗异族,超心中也甚是仰慕!至于说到鲜卑,不瞒伯?兄说,所谓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’,我们大汉对异族就是太好了,但是反过来呢,异族又是如何对待我们的?”
 
    公孙瓒也是一叹,显然他也是有同感,“孟起所言极是,要是今日遇到个腐儒,那么他就一定得说教于我,又得说什么对待异族要教化什么的。孟起你说,如果异族真能教化了,那他们还能对我们如此吗?”
 
    马超也叹了口气,“确如伯?兄所言,小弟当然也不是说教化万民不对,但是异族却非是一般手段就能教化得了的。我们大汉,与异族向来不同,但是异族却如此对待我百姓,那我们难道就要一直如此下去。没有一个强硬手段,如何去保家卫国,让百姓安居乐业呢?”
 
    “好,孟起说得好啊!今日与孟起真是相见恨晚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不会就这么几句就如此了吧,这公孙瓒还是个性情中人啊。
 
    就连刘备和太史慈也是不住地点头,太史慈身为武将,他自然是站在马超这边儿。哪怕是知道了当初马超屠戮了烧当羌,他觉得也没什么。凭什么羌人能屠杀大汉的百姓,而大汉就不能屠戮了羌人呢,天下哪有这个道理。
 
    至于刘备嘛,他虽然觉得马超屠戮了烧当羌不对,但是对马超的一番话,他还算是比较赞同的。对付异族,就不能一味地去用儒家的手段,该狠的时候当然还是要狠,不过要是彼此能和平共处,当然还是和平点儿好。
 
    在刘备眼中看来,除了汉人,其他的都是蛮夷之辈,如果能教化了那最好不过,不过要是不行,反正蛮夷之人也没什么大智慧,只要略施小计就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,根本就不用惧怕,没准到时候还可以好好利用他们一下也不一定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一〇章 袁公路背后下手
 
    又和公孙瓒还有刘备他们聊了一会儿后,马超这才告退。
 
    送走马超后,公孙瓒向刘备问道:“玄德,你观孟起此人如何?”
 
    刘备则是淡淡一笑,“久闻扶风马超马孟起乃少年英雄也,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!”
 
    在刘备看来,马超确实是当得起少年英雄这四个字,他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有些眼光,而马超此人绝对是个人才大才。他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出来,那就是当初先帝评价马孟起其人“孟起大汉之栋梁,不坠其先祖之名耳”,这话说得是一点儿都不错。
 
    还有一点就是,一般人见到自己,都不会怎么重视。就说自己曾经在幽州也遇到过围剿黄巾叛贼的董卓,结果帮了董卓一次,但最后就因为自己是白身,结果却被董卓看不起,只是送了些财物就把自己给打发走了。
 
    而其他人呢,就拿这此诸侯会盟的人来说吧,各路诸侯中,除了曹操曹孟德对自己挺客气之外,其他人都没有正眼儿看过,也根本就瞧不起自己。尤其是袁家的袁术袁公路,更是如此。但是马超和其他人却不一样,这个也算是最大的不同吧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给刘备留下的印象就是,他对刘备是和公孙瓒也没什么区别,而刘备就觉得被人重视的感觉很好,然后他就对马超的印象自然也就更好了。当然他不认为马超会知道他内心最深处的想法,只是认为马超会做人罢了。而他虽然年轻,但是却知道如何和别人交往,让人觉得舒心。
 
    马超当然不会知道刘备对他的评价很高,而他要知道了的话,估计也会很高兴吧,毕竟刘备的眼光还是很准的,虽然和贾诩不同,但是眼力也是极好啊。
 
    马超没直接回自己那儿,而是去找了贾诩,贾诩一看是自己主公,忙道:“主公来找诩是有事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贾诩你这老狐狸,自己要是不来找你,你还可能跑来找我吗?平时要是不问你什么的时候,你就和哑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所以有事儿当然得找你,问你,然后你才能说,不是吗?
 
    “不过就是路过而已,却顺便问问先生,不知先生觉得我军能否灭了董仲颖?”
 
    贾诩微微一笑,他却没有直接回答马超所问,而是看着远处袁绍中军大帐的方向言道:“‘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’啊!”
 
    虽说贾诩没从正面回答,但是马超明白,贾诩的意思很简单,如果十八路诸侯都能团结一心的话,就算是不能覆灭了董卓,但是怎么也能让董卓是蹦?不起来了。董卓兵力四十万,而诸侯联军虽然比不上他的人马,但是却也有三十几万,但是可能都团结一致,用上全力吗?
 
    “先生,不知如今这汜水关我们到底何时才能进得去啊?”
 
    孙坚虽然首战失利,但是袁绍让他将功补过,没有换这个先锋仙道攻夫全文阅读。其实要是以马超的意思,自己是盟主的话,直接就带着大军杀到汜水关下,然后与董卓军展开死战,难道这还拿不下个汜水关吗?但是袁绍,乃至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想法,就都是想让孙坚一个人去与华雄他们对抗。
 
    贾诩又望向了汜水关的方向,虽然看不见,但是方向倒是没错,他则对马超言道:“赵岑也好,华雄也罢,不出意外,都不是孙文台之对手!少则一两日,多则十数日吧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?这话自己也能说,贾诩这老狐狸。其实这个倒是马超倒是误会贾诩了,毕竟这个事儿谁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变化,所以多少时日其实都是有可能的,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。
 
    这次马超也不想多说了,直接就返回了他自己的大帐,不搭理贾诩了。而贾诩则看着自己主公的背影,摇头笑了笑。
 
    第二日,孙坚他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,这一日就这么过去了。
 
    第三日,孙坚依旧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,而这一日又这么过去了。
 

欢迎转载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 » 一般人见到自己都不会怎么重视就说自己曾经在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