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对他还算是有些佩服的刘备能和曹操对峙那

分享到:
结果不出所料,韩当到最后还是败了,而且还受了点儿轻伤。
 
    当他大意分心的时候,就被华雄抓住了机会,如果说这种大好时机都抓不住的话,那么他华雄也真是白练武那么多年,也白征战沙场那么多年了。华雄跟着董卓都多少年了,而他的经验确实比韩当可是要多的,而且多得还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。
 
    好机会,华雄心中暗道。接着就用最快的速度,一刀横扫向韩当,因为他一定要在祖茂参战前彻底解决韩当才行,要不必然也是麻烦。毕竟他华雄可不是吕布,虽然对战这样儿的两个人也不是不能,但是还是尽量不要这样儿。
 
    实际如今的华雄已经过了那种争强好胜的年纪,尽管以前他还是如此,但是见过了吕布的勇武后,他慢慢地就变了。如今他身负董卓交给他的重任,他自然是以退敌为主,而不是以自己去争斗为主。哪怕自己单挑败了,但是能胜利,那么也是值得的。可是自己哪怕单挑胜了多场,但是大军最后却败了,那么他也会觉得不值。
 
    而韩当此时他的注意力却是非常地不集中,眼看着刀横着过来,他想都没想就直接横刀招架,但是他却一时忘记了华雄比他力大的事实。结果华雄当然就使上了全力,这就是大好机会啊,之前一直都让韩当给避开了嘛。他此招虽然简单而没什么花样儿,但是却胜在势大力沉,用大刀的刀背直接就砍到了韩当大刀的刀柄上,结果韩当手一发麻,兵器没握住,就直接脱手了。
 
    韩当手中的大刀脱手,他也不得不惊讶了一下杀手王爷的鸟妃。不过韩当的经验还是有的,然后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他心道不好,自己居然是大意了,是如此分心啊,结果立即是拨马就想撤退。但是华雄可能就这样儿让他走吗,趁你病,要你命。也许华雄不知道这句话,但是意思他却是知道的,而他的反应明显是比韩当更快。前一招刚过,后一招马上就到了,他直接是一刀就刺向了韩当。而韩当虽然也躲了,但虽说是躲过了要害,不过最后华雄的一刀还是扎到了他的胳膊上,然后韩当便负伤而走。
 
    “威武!威武!”这是华雄身后的士卒和汜水关上的士卒所喊的。
 
    华雄明显也是满意,而其实这些就发生在按秒来计算的时间里,这边儿韩当刚跑,那边儿的祖茂就已经到了。而华雄此时则大喊道:“赵将军守好关隘,大家随我冲啊!”
 
    华雄的前半句是对汜水关守将赵岑说的,他是一直都在汜水关守着,而华雄则是董卓派来给他助阵的。此时赵岑一听,华雄要全军冲杀了,他是亲自去给华雄擂鼓助阵。
 
    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”
 
    说完,华雄便一马当先去迎战祖茂,华雄是乘胜追击,不给孙坚什么机会。孙坚一看,华雄都出兵了,自己这边也不能就这样,所以一样是大喊道:“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长沙勇士的厉害!”说着,也带着大军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祖茂一见韩当负伤而走,他眼睛都红了,暗自埋怨自己来得晚了。
 
    于是对华雄大喝:“吴郡祖茂,前来会你!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,看招!”
 
    华雄心说,两军都打开了,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啊,直接就来真格的吧。
 
    两军两人都战在了一处,等交上手后,孙坚才知道华雄所带的士卒的战力,那时绝对要超过自己这边儿士卒的。这对方要是再多些人马的话,今日自己可就要败了,结果孙坚是刚想到了此处,汜水关关门就大开,赵岑则带着援兵杀了出来,孙坚一看,完了晚了,赵岑这是吃定自己这边儿必败了,要不他敢打开关门带兵出战?
 
    孙坚一看不好,在战场上大喝:“全军撤退,撤退!”
 
    孙坚憋屈啊,这还没多多久呢,自己就要全军撤退了。可如今却也顾不了别的了,自己就这么多的人马,真要是全军覆没了,自己还拿什么去讨伐董卓啊。所以还是保住家底要紧,没办法,形势不如人,是不得不如此了。虽然孙坚也不想这样儿,但是还是领着残兵败将撤退了,这一退就直接回到了诸侯会盟的地方。
 
    众人一看,孙坚这“江东猛虎”都出师不利,直接是带着残兵败将回来了,看来这汜水关果然还真是块儿难啃的骨头啊。
 
    有人赶紧过来劝说孙坚,算是安慰他一下,怕他想太多。而袁绍心说,孙文台首战不利,于己方军马士气影响不小。但是孙坚此人能力却不容小觑,而且在众路诸侯之中影响颇大,自己可也不好真去处罚他太多。而此人也只能去结交,不可去得罪。袁绍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。
 
    结果孙坚赶紧来向袁绍请罪,毕竟他这首战失利了,他有过而无功,这是肯定的,“坚此次作战不利,还请盟主处罚!”
 
    孙坚虽然不服,就这么败给了华雄,但是袁绍这个盟主要处罚他,他还会心甘情愿地接受的。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如果治军不利,还怎么统领众路诸侯啊。不过他却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错误,所以就看袁本初如何处罚自己吧。
 
    袁绍言道:“此却非文台之过,而文台拿下汜水关,届时将功补过便是!”
 
    “多谢盟主!坚定当拿下这汜水关!”
 
    败给了华雄,孙坚是深以为耻,虽说“胜败乃兵家常事”,但是这么些年了,自己还真就没经历过太多的失败异武纪。不过就是前些年,自己跟着皇甫义真战凉州,然后败给了当时韩遂他们的羌汉联军。之后就是这次了,结果是败给了华雄。要说败给韩遂,孙坚认了,毕竟韩遂边章那都是凉州名士,颇有谋略,不是自己能比的。但是这华雄,孙坚确实有点儿接受不了。难道真是自己大意轻敌了?没有啊,但怎么最后这却还是输了。但是孙坚也明白,无论自己如何想,败都败了,这却是无法挽回,无法改变的。
 
    回到了自己的大帐,孙坚看到了正在处理自己伤势的韩当,韩当直接向孙坚请罪,孙坚则摆摆手,“如今首战失利,盟主尚且没处罚于我,我又怎能处罚义公?华雄此人武艺高超,确实不是义公所能力敌的,不必多说了,好好养伤才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韩当心中有些感动,自己主公对自己不但是有知遇之恩,而且对自己也还不错,自己这辈子,这条命就交给主公了,而在旁边儿的其他几人也一样儿是深有同感。
 
    华雄首战告捷,捷报传至雒阳,董卓大喜,赏赐了他不少东西,而且还把他升了官。
 
    “今华雄首战告捷,我观诸侯联军乌合之众耳,各位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李儒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就是一皱眉,心说主公你也想得也太简单了,华雄胜了孙坚,不过是侥幸,可诸侯那边儿除了孙坚还有袁绍、曹操、马超他们,你真以为华雄能是他们的对手?
 
    想到此处,李儒还是出言道:“主公,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,孙文台一时失利,不代表他就一定就会彻底失败。而华将军虽然一时得胜,但是却也不能小看孙文台和诸侯联军啊!”
 
    董卓一听,脸色不悦,心说,文优表面上看好像是在说华雄不能大意轻敌,实则就是在说我,让我不要大意轻敌。诸侯联军,一群乌合之众,我有什么大意轻敌的?
 
    “文优你就是过于小心,看华雄如何把孙文台他们给彻底打败!”
 
    李儒暗自摇头,心说主公依旧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啊,如今还是说什么都没用。
 
    其实孙坚这人的本事如何,董卓当然是知道得很清楚,毕竟都在朝中为官,更何况两人还一起征讨过黄巾,算是了解不少。但是孙坚的本事是他自己的本事,而且手下四员大将,却也是不能小看。但是个人的本事和士卒的本事不可能相提并论的,董卓也承认孙坚他们的本事不错,但是华雄既然能胜,那么就说明己方的士卒战力比对方要强。而华雄虽然谋略上比不上孙坚,但是武艺上却是不差,而孙坚手下的黄盖、程普、韩当和祖茂的武艺却是不如华雄的。所以,在董卓看来,靠着华雄和赵岑的配合,胜过孙坚也不是不能。
 
    董卓此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奉先快去把袁家那帮老东西的一家老小都给我砍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吕布领命而去。
 
    李儒这回是什么都不说了,反正自己主公都杀了那么多人了,也不在乎这些人。而虽然自己并不想让主公动袁家,但是如今这又有什么办法呢。
 
    董卓的一句话,雒阳袁家上下都让吕布给杀了。消息传到汜水关诸侯会盟的地方,袁绍当场差点儿没倒下。自己当了个盟主,结果袁家就遭逢大难啊,自己真是亏对家族。
 
    比起袁绍来,袁术心里就比袁绍平静得多了。当然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了一副异常伤痛的样子出来,让人看着比袁绍都伤心。其他人也没办法,只能是安慰几句吧。
 
    袁绍言道:“多谢各位,绍无大碍。今董贼杀我袁家老小,他日必报此仇!”
 
    袁术也说道:“不错,此仇不报非君子!”
 
    该报的仇还是要报的,不管是袁绍还是袁术,这是必然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〇九章 马孟起拜访公孙
 
    马超终于是再次见到了刘备,而他是则是去拜访公孙瓒的时候见到的。当然了,这个就是他故意如此的了,要不就不一定能和刘备有什么太多的交往。所以怎么能放着如此人物,马超还不去看看呢,那样儿他觉得就可惜了。所以尽管他知道以后自己还少不了要和刘备此人打交道,但是他觉得还是先见见其人来得更好。
 
    “伯?兄,不打扰吧!”马超是一个人来拜访公孙瓒的。
 
    公孙瓒见马超如此说,就是一笑,“怎么会,孟起能来我这儿,这真是蓬荜生辉啊!”
 
    马超看着公孙瓒身后的两人,装作不知地问道:“不知伯?兄身后这二位是?”
 
    “怪我,都怪我啊!忘了来介绍了,孟起来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涿郡刘备刘玄德,也是我之同窗好友!”
 
    刘备和公孙瓒同为卢植的学生,所以公孙瓒也怕马超看轻自己这个好友,所以如此说道。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自己可不敢小看他刘玄德啊!此时他连忙对刘备言道:“原来是玄德兄,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玄德兄,真是幸会啊!”
 
    虽然马超并不怎么喜欢刘备其人,但是对他还算是有些佩服的。刘备能和曹操对峙那么多年,就这么一点,其人的本事绝对不容小看。曹操灭了多少人,最后三分天下,孙权他算是继承了父兄的基业,而刘备才真正算是白手起家的人。所以曹操他后来临终前的遗憾就是没灭了孙权和刘备,但是相比较而言,对刘备他才是更大的遗憾。
 
    曾经有人说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儿,就是说如果刘备比曹操提前死了,那么没准曹操还能多活个一年半载的符石美人全文阅读。但是历史没有假设,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刘备确实造成了曹操的大遗憾,这个倒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刘备闻言,他是心中苦笑啊,心说马孟起如此之人物是不可能听说过自己的,而这么说话也无非就是客套罢了,自己可不能当真。
 
    不过他却还是抱拳说道:“久闻扶风马孟起之名,今能得见,真是三生有幸!备听闻孟起先祖乃是大汉伏波将军马援公,而备亦是汉室宗亲,中山靖王之后,今日却能得见孟起,莫非此真乃缘乎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刘备你有本事,不服不行啊!他好像是经常就把他的出身挂在嘴边,总是中山靖王之后,汉室宗亲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。但是还别说,这样儿是真有效果啊。刘备能和曹操孙权两人三分天下,其人自然是有本事。但是同样儿他身为汉室宗亲,大汉皇叔,就这么个名头,却足够他用的了。曹操再怎么强,他姓曹;而孙权再怎么黑,可他姓孙;而刘备呢,他再弱小,但是他姓刘啊,这就是一个没法去改变而且也不可能让人忽略的东西。
 
    大汉到如今是近四百年了,就算他刘备再落魄之时,也还是有人追随着他,所以是不得不承认,他汉室宗亲的身份也一样儿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至少他手下人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什么,也都知道自己的主公要兴复汉室,追随着他几乎都是无怨无悔。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不过这笑中的深意却不是别人所能明白的,也只有他自己最明白。
 
    “不知这一位是?”
 
    马超看其人比自己好像也大不了几岁吧,只见其人说道:“某乃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刘备还是一样的幸运,当然一样也是有能力,要不能收服太史慈吗,当然他可不认为太史慈是公孙瓒的属下。
 
    果然刘备出言道:“子义曾经救过备之性命,乃是生死兄弟也!”
 
    结果太史慈听后,忙说道:“主公之大恩,慈不能报其万一!”
 
    马超一看,他也是不得不感叹啊,虽然张飞投靠自己了,但是刘备却还是遇到了太史慈,而且看这样儿太史慈还是死心踏地地追随他。刘备其人有本事,而且还是个潜龙。有语云: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!刘备此人绝非是池中之物,只是不得时机而已啊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马超也没有现在就灭了刘备的心思。他对于曹操也好,孙坚也罢,乃至于如今的刘备,马超都没有其他的心思。因为在他看来,只有在战场上把这些英雄人物们都打倒了,那才算自己的本事,而这也是自己所要去做的。让他们在很有势力的情况下,被自己所灭,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来。而重生这一世,自己最大的心愿其实不是别的,而就是去会一会天下群雄。别说是一个曹操,一个刘备了,其实自己倒是希望能多出几个像曹操刘备如此的人物,要真这样儿的话,那才会更有意思。
 
    几人落座后,公孙瓒此时说道:“好了,孟起你来我这儿,是为了?”
 
    “伯?兄之意是说,小弟没事儿就不能来拜访伯?兄了?”
 
    公孙瓒大笑,“当然不是如此,只是很疑惑罢了,孟起为何此时来到我这儿?”
 
    马超总不能说我是来看看刘备的吧,好在他早已有所准备,于是便道:“伯?兄久在幽州,想必了解一些如今鲜卑的情况吧?”
 
    其实马超至从听了贾诩说的之后,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失误,所以从烧当羌事了回到了陇县,他就派出心腹之人去各

欢迎转载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云鼎彩票网_云鼎彩票注册_云鼎彩票平台 » 但是对他还算是有些佩服的刘备能和曹操对峙那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